“拖車”,不論是在車抵貸業務中,還是在汽車融資租賃業務中,目前都是一個極度敏感的話題。很多事情,往往因拖車而爆出;不少仇恨,也往往因拖車而拉開。
就“汽車融資租賃行業”來說,能不能“拖車”?“拖車”所對應的法律問題又怎樣?或者說,如果“拖車”,會有怎樣的法律后果?如果可以拖車,怎樣合法拖車?這些問題,也常常困擾著一些公司。 就汽車融資租賃而言,汽車所有權人為汽車融資租賃公司(以下簡稱融租公司),直租或售后回租都是如此。一般而言,融租公司與承租人所約定,當承租人按約定支付完畢租金后,汽車所有權轉移給承租人。這點不同于一般的汽車租賃,租賃期滿后還將汽車還給出租公司。

正因為這種本身具有“所有權轉移”的特殊性,使得承租人在違約未支付完畢剩余租金時,承租人取回車輛所有權,如何處置已支付租金、汽車“剩余價值”等問題,變得相對棘手。

融租公司或許未意識到這是個問題,承租人或許更不會意識到這個問題。但這畢竟是個問題,司法實務中,有的法院也已經出現了對該問題的處理方案,且處理結果對融租公司來看,并不那么有利。

按照直租模式,先舉個例子:

小明指示甲公司從車商處購買一輛30萬元的車,小明與甲公司簽訂為期三年的汽車融資租賃合同,約定三年的租金為36萬元,每個月支付租金1萬元。租金支付2年共計支付24萬元后,小明無力繼續支付剩余租金,此時甲公司將車輛收回,評估變賣24萬元(有的公司是將汽車直接低價處置給其關聯公司,如作價12萬處置)。在這種法律關系中:

甲公司能否向小明主張剩余租金12萬元?

或者小明能否主張退還租金?

或小明能否主張變賣的24萬元中,要給其12萬元或更多?

或者小明能否主張按照市場上一般的“租車”的租金水平支付,超過部分要求退還?

在大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與王長華追償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中,法院對實際使用天數與應付租金、應退租金的表述如下:

故被告實際占有使用車輛的時間為2018年4月16日至2018年11月21日,應付租金為24127.83元(注:每月租金3414元),而原告實際已收的保證金和租金為196414元(17600+3414+175300),故原告尚應返還被告多收的款項172186.17元。——詳情可見(2019)浙0702民初5213號《民事判決書》。

該判決確定,對于收回車輛所有權的,融租公司應當返還多收的款項(反過來看,也就是支持融租公司的拖車行為);而且其計算已使用期間的租金標準,是扣除一次性支付的租金175300元之后,按每個月3414元的標準計算。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