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合同的標的租賃物通常為動產,由于租賃物歸屬于承租人占有,在客觀上存在著承租人即所有權人假象。基于此假象,有些存在惡意的承租人或者實際使用人可能對外宣稱其擁有租賃物的所有權,并將租賃物私自轉讓或者在租賃物上設立他物權,從而使出租人對租賃物的所有權受到侵害。如果因為承租人的原因使得第三人獲得租賃物權利,必然與出租人的所有權發生沖突。但實踐中租賃物的所有權變動,往往不會轉移占有,在出租人發現權利受到侵害時,往往已經陷入被動。《民事訴訟法》227條的規定、《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第9條的誕生,便是為此提供解決方案。

我們通過一則案例展開分析:

1、案情簡介

2012年4月5日,承租人向出租人提出書面申請,由出租人向出賣人購買車輛作為租賃物,并與出租人簽訂了《融資租賃合同》及《委托代理協議》,為了便于承租人對租賃物的管理和使用,協議約定由承租人以自己的名義與出賣人簽訂買賣合同,車輛亦登記于承租人名下,但由出租人向出賣人支付合同價款,在承租人將《融資租賃合同》中約定義務履行完畢前,租賃物所有權屬于出租人。合同簽訂后,出租人依約履行義務將租賃物交付給承租人,承租人一直占有并使用著租賃物。截至《融資租賃合同》期滿,承租人仍然欠付出租人租金;且承租人在出租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將租賃物抵押給某銀行申請了貸款。

2014年10月10日,某銀行因與承租人存在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向法院提出財產保全申請,保全承租人名下財產,法院做出(2014)喀中立保字第24號民事裁定書,并依據銀行提供的財產信息將租賃物進行保全。2015年出租人得知此事后向法院提出執行異議。

本案的爭議重點在于銀行是否善意取得租賃物的抵押權。

關于銀行是否善意取得租賃物的抵押權問題,一審法院認為:因承租人截止本院查封涉案租賃物時一直占有并使用涉案租賃物,且該租賃物登記在其名下,銀行基于對該登記的信賴,其交易利益應得到保護,且出租人并未舉證證明銀行清楚租賃物所有權歸屬,因此一審法院認定銀行對涉案車輛設定抵押權交易中的主觀心態為善意。

二審法院補充道:銀行在與承租人簽訂《抵押合同》時,并不知曉承租人與出租人之間就涉案租賃物簽訂了《融資租賃合同》。而涉案租賃物的所有權登記在承租人名下,并由承租人實際占有并使用,故銀行在簽訂《抵押合同》時,已對抵押物盡到了基本的審查義務。出租人上訴稱銀行辦理抵押登記的程序不合法,未取得涉案租賃物的抵押權。

2、法律規定

1《融資租賃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