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結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2020年我國融資租賃行業還將迎來哪些發展機遇?

楊兆義: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金融風險要有效防范,要降低社會融資成本,增加制造業中長期融資,更好緩解民營和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這些論述與融資租賃行業息息相關,給融資租賃行業的發展帶來了很大機遇。

  解決民營和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從來都不是銀行所能做到的,而是融資租賃的職責所在。原因是民營中小企業的經營風險確實高于國有企業,不符合銀行信貸的風控標準,所以需要追加土地、房產等資產抵押,大部分民營、中小企業沒有土地、房產拿出來抵押;而融資租賃就不同,融資租賃不需要土地、房產抵押,而是用設備資產作為租金債權風險的擔保和保障。

融資租賃公司如果能在2020年實現轉型升級,回歸本源,做真租賃,服務智能制造等實體經濟、服務廣大民營、中小企業,必將迎來很大的發展機遇。

記者:近兩年來,我國融資租賃業外部監管和市場環境已發生了深刻變革,當前租賃行業發展呈現出怎樣的特點?還面臨著哪些挑戰?如何應對?

楊兆義:我認為,當前融資租賃行業存在以下現象:

      (1)租賃物資產屬性不強,與銀行信貸融資方式區別不大;

      (2)基本采用的都是信貸風控模型,偏愛操作國企、央企、上市公司及政信類項目,同質化競爭嚴重;

      (3)競爭的加劇使有些公司放松了項目準入標準,帶來風險隱患。

 這些現象給融資租賃行業帶來了同質化競爭和價格戰,資產質量下降,融資成本高,新增項目減少,使融資租賃公司面臨巨大的生存和發展壓力。

       應對的方法是轉型升級,“轉客戶、升能力”。轉客戶是指由國企、央企、政信類客戶轉向民營、中小客戶,升能力是指提升對設備的篩選能力、對設備資產的租后管理能力、退出機制的建立以及對客戶的綜合服務能力。

記者:2020年我國租賃業發展動向有何判斷?

楊兆義:2020年,大部分融資租賃公司需要轉型升級,聚焦一類或幾類設備,深耕細作,提升專業化能力,服務實體經濟。融資租賃轉型升級的方向是與銀行信貸徹底區分開來,融資租賃業的發展也會逐步過渡到下一個階段:經營性租賃階段。

記者:面對新的發展環境,2020年融資租賃公司應從哪些方面著力以實現自身轉型發展?

楊兆義:2020年,融資租賃公司首先要明確轉型升級的方向,結合股東背景資源和團隊能力,選好設備和重點領域,配備相應人才,與專業化的設備資產管理公司合作,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實現轉型發展。

記者:融資租賃在服務我國實體經濟中,如何更好緩解民營和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楊兆義:民營和中小微企業的特點是沒有足夠積累,沒有太多土地、房產作為抵押物融資,他們擁有的大部是設備資產。融資租賃具有融資又融物的特性,恰好能滿足用設備融資的需求。

       為實現對民營和中小微企業的融資,融資租賃公司首先應熟悉設備,做好設備篩選;其次應對設備資產進行租后過程管理,確保設備資產的安全和保值增值;最后是一定要建立設備資產退出機制,在出現風險時,能夠回收和處置設備,化解風險。這樣才能真正解決民營、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