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30日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發布了由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于2019年12月13日第33次會議審議通過的《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審判委員會紀要(一)》(津高法〔2019〕335號,以下簡稱“《審委會紀要》”)。

《審委會紀要》的發布對于融資租賃行業今后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本所基于多年在融資租賃行業的服務經驗,對于該紀要進行了簡要解讀。

一、《審委會紀要》的重要指導意義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地方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不得制定司法解釋性質文件的通知》規定:“地方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一律不得制定在本轄區普遍適用的、涉及具體應用法律問題的“指導意見”、“規定”等司法解釋性質文件,制定的其他規范性文件不得在法律文書中援引。”

根據上述規定,《審委會紀要》不能作為裁判依據進行援引,但是該紀要是天津高院審判委員會根據融資租賃相關法律法規,結合審判工作實際,就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的若干問題形成的“基本共識”。因此,該紀要對于今后天津市法院審理融資租賃案件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律師建議:融資租賃企業應當認真學習《審委會紀要》,增強業務可預見性,從源頭上防范法律風險。

二、重視多元化解糾紛

《審委會紀要》對委派調解、委托調解的時限、調解協議的效力、在線調解的建立等方面進行了進行了明確規定。

委派調解,即“訴前委托調解”,法院僅需要征得原告同意,即可在案件立案前委派特邀調解組織或特邀調解員進行調解,向被告發送調解通知。委托調解指向登記立案后的委托調解,是在訴訟中將案件交由合議庭之外的調解組織或調解人員進行調解。

根據人民法院在線調解平臺的數據,目前天津法院已全部開通在線調解平臺,累計調解案件已達17887件,調解平臺上特邀調解員342名, 特邀調解組織135個 ,其中人民調解組織居多,有70個,行業調解組織有18個。根據查詢在線調解平臺的數據,天津法院在線調解平臺的行業調解組織中尚未有融資租賃相關行業的調解組織。

對于承租人有支付意愿、但出現短期流動性問題的,通過調解解決雙方矛盾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有利于融資租賃行業整體環境的良性健康發展。

律師建議:融資租賃企業在合同展期時可以通過多元調解的方式進行,一旦承租人對展期后的合同仍不履行,可以直接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但融資租賃企業應當注意與天津法院合作的調解組織須經司法當局認可,未經認可的調解組織調解形成的協議,無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