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8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了《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簡稱《暫行辦法》),對融資租賃企業業務范圍、經營規則、監管指標、監督管理、法律責任等進行全面規范,相關規定較《融資租賃企業監督管理辦法》(2013年)、《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2014年)及2019年11月流出《融資租賃業務經營監管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更為嚴格,意味著融資租賃行業的監管將逐步趨嚴收緊,融資租賃行業未來將面臨一定的挑戰。

本文通過對《暫行辦法》重點內容的解析(附件),總結分析對融資租賃公司和融資租賃行業的主要影響,并提出相應的應對舉措。

一、《暫行辦法》影響分析
(一)租賃物要求收嚴,面臨合規整改壓力

《暫行辦法》要求融資租賃交易的租賃物為固定資產,與金融租賃保持一致,固定資產的范疇包含不動產,對于外商租賃而言之前的限定大多是動產,因此一定程度上也新增了可做的范圍,但由于不動產交易稅費及法律問題導致不動產租賃物推進障礙較大,對于大部分租賃公司意義不大。

相反,對于融資租賃公司以在建工程、無形資產作租賃物的項目,不符合該《暫行辦法》要求,另外公益性資產、未取得所有權或所有權存在瑕疵的財產作租賃物也不符合監管要求,租賃物可做范圍實際上是在收窄,部分租賃物不合規的項目未來可能面臨整改壓力。

另外,《暫行辦法》第14條-20條對租賃物所有權、登記、購置、價值評估、價值監測、未擔保余值管理、取回管理進行了明確規定,要求基本與《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一致,這對于融資租賃公司普遍重主體、輕租賃物的管理方式提出了較大挑戰,需要各租賃同業完善租賃物制度體系和系統建設,逐步實現租賃物的動態管理。

(二)主營集團內部業務的租賃公司面臨關聯交易、集中度限制要求

《暫行辦法》要求融資租賃公司“應當建立關聯交易管理制度,其關聯交易應當按照商業原則,以不優于非關聯方同類交易的條件進行”,同時要求單一客戶關聯度、全部關聯度不得超過凈資產的30%、50%,對單一股東及其全部關聯方的融資余額不得超過該股東在融資租賃公司的出資額,且應同時滿足《暫行辦法》對單一客戶關聯度的規定,這對主要以服務集團內部的部分央企租賃公司和國企租賃公司來說影響非常大,將改變此類租賃公司的生存邏輯,服務集團的功能將會大大弱化,未來面臨較大的市場化轉型壓力。

(三)資產分類和準備金制度將對部分租賃公司形成一定經營壓力

《暫行辦法》要求“融資租賃公司應當建

[1] [2] [3]  下一頁